返回栏目
首页资讯 • 正文

化工企业连续爆炸谁之过?(2)

时间:  来源:微LINK化工  作者:

工业园区安全环保之路

我国工业园区发展

从1984年起,我国正式启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工作。1992年,邓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为产业园区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在“三为主、二致力、一促进”的发展方针指导下,不仅开发区和高新区加速实现产业集聚和优化升级,而且保税区、出口加工区等各类工业园区纷纷涌现,形成了工业园区蓬勃发展的热潮。、

2010年后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环保规范管理,对重点行业,如化工、农药、纺织印染等的生产企业必须入园生产,新一轮的园区建设又开始了。截至2018,中国有各类产业园区22000多家,其中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219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56家;海关特殊监管区135家;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与其他类型则数量较少,分别为19家和23家;省级各类开发区1170家。

2018年国家级高新区分布

工业企业的迁移工业园区因其对地方经济拉动明显、有效的解决就业问题,各地争相建设,设立各类工业园区如:经济开发区、高新产业园区、科技园区、循序经济园区、生态工业园区、化工产业园区、软件产业园区等等。

工业园区设立容易,但想要真正的有效运转起来并不容易,在2000年左右上海、天津、江苏、广东、浙江因交通、对外贸易政策、地方鼓励政策等有效实现产业聚集和人才聚集、形成一批规模大、产值高的工业园区。山东、辽宁因资源优势(石油),形成了一批以石油加工为主的工业园区。同时期的安徽、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四川等地工业园区在数量上增长不少,但质量并不高,部分园区甚至出现只有三两家企业生产运行的情况,园区基本没有相关安全环保配套基础设施。2010年左右随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都市圈的发展,核心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职能逐渐转变为以金融、商贸为主的高端服务业(北京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工业制造职能逐渐消失,原有的生产企业向周边城市迁移,2013年后随着环保形势越来越严,促使发达地区的工业园区不断升级,加速了低附加值、污染大、基础条件差的企业从东部向西部和北部迁移。此时我国中部城市和西北部的工业园区才逐渐展现生机(当然还有中西部的发展与开放、沿长江经济带建设、“一带一路”等促进因素)。

深埋的隐患近年来去安徽、山东、江西、河南等地出差碰到浙江和江苏企业的概率极高,江苏苏北地区则承接了大部分来自苏南地区的企业。这些地方普遍存在粗放增长、片面追求规模的现象,各地纷纷抛出了诱人的税收和土地优惠政策来吸引投资,而非完善相关的基础保障建设,隐患在园区建设之初便埋下。

责任划分——谁之过?

爆炸比较直观容易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爆炸简单来看是一起企业安全事故,进一步看是企业安全环保管理问题,更深层的区域安全环保管理问题。

也就是说,政府监管,再多的会议、文件、检查、执法,企业行动不到位,结果还是安全生产事故频发;反言之,如果企业能把安全生产管到位,就是没有政府的监管,也不会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做安全环保是一个花钱费力的事,我国大多数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如果没有有效政府监管,靠企业自觉落实主体责任的概率几乎为零。

安全生产政府监管属于外因,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的落实属于内因。

政府监管0分+主体责任落实100分=安全生产100分政府监管100分+主体责任落实0分=安全生产0分说到政府监管,在落后偏远地区的园区基本上没有监管能力,大部分企业是他们花大力气招商引资过来,当地纳税大户,奉若上宾。为企业“先上车后买票”开绿灯,未批先建沉默应对、企业环保安全基础设施在项目投产后仍然未建设完毕的也默许开工的现象突出,曾经见过一个园区的污水综合处理站尚未建设完毕,入园企业便已先行建成并生产。在那段项目“大上快上”时期留下的先天性安全隐患,面广量大,情况复杂,治理工作浩繁。需要我们对安全环保的历史“陈帐”进行梳理并采取补救措施,其次严格落实政府监管的主体责任。

安全环保管理的核心:人员素质

地方管理部门人员业务能力差、监管不到位、从事环保的同事都有这样的体会,很多地方环保管理人员环保知识少、业务能力差。我国的环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作为一个辅助部门,工作基本都是为经济发展服务,帮助企业跑项目,完成各种手续,而非落到实处,进行污染分析和环境影响,环保也被视作一个清闲部门,因此我们发现有不少环保管理部门的负责人是退伍转业人员,环保专业人员欠缺,直接导致管理能力不足,监管不到位,不能及时发现企业在生产中存在的问题。 

地方领导干部的短期行为,急功近利思想,违规审批、许可,甚至为了利益的攫取,非法审批、许可(安全生产事故背后的腐败问题),致使企业内部、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周边环境本质安全不符合要求。天津“8?12”爆炸事故就是佐证。

企业一线工作人员素质越来越差。企业一线工作人员包括环保人员、生产操作人员、施工人员。随着人员成本的不断提高,企业从江苏浙江等相对发达的城市搬迁至苏北或中西部欠发达的地区,人员成本大大降低,比如在上海化工园区一线工作人员的人工成本在15000元/人左右,而在苏北、安徽、山东地区的人工成本在5000-8000元/人,本地城镇居民、村民当地就业,进入相关企业工作,大部分是初中和高中水平,对安全环保的意识薄弱,不规范的操作现象明显。一线环保工作人员低素质化还导致企相关管理台账、管理制度缺失,经常发生找不到环保材料的情况,还有的竟连环评都弄丢的情况,看得出很忙碌很认真,但缺乏相应的专业素养真难以应对如此严峻环保工作。

企业负责人以利益为重,安全环保意识薄弱,安全环保投入基本上不产生经济价值,少投入甚至不投入的现象在全国都很普遍,比如化工企业的环保投入通常金额比较大,少则几十、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大型化工厂的投入都是以亿计算。国有企业肩负社会责任,会尽可能完成相关投入,但部分民营企业的投入意愿会差不少,花小钱办大事,通过与相关部门进行利益往来解决环保问题时有发生,天津“8?12”爆炸事故就是佐证。有些企业宁愿接受罚款也不进行整改,江苏天嘉宜化工自2018年到2018年共计被罚129万。但这些罚款对于产值近7亿的企业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监管难点:专业人员严重不足

对于江浙一带的园区安全环保管理人员不足现象突出,这些地方产业密集,企业数量大,设计行业多,需要有做够多的人来进行监管。在江苏某区拥有大大小小300多家企业,环保管理部20多人(包括行政、财务、人事)网格员5名,试问如何监管。其次在环保高压考核下,越来越多的环保人员要求转岗,认识的一位南大环境工程毕业的大学生,在环保局基层工作3年后,去年年中转到了民政局去工作。企业的环保人员离职更是越来越频繁,让本就薄弱的环保管理雪上加霜。

事故的处理方法

对于化工企业而言,发生着火、爆炸其实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国外的化工企业也常有事故发生,

同样是着火爆炸,美国和欧洲的伤亡比我国的小的太多,这和我们处理事故的方式有直接关系。

在我国一旦发生重大事故,基本上都是:现场调查、召开紧急会议、事故问责、全面大检查、各地方开会认真学习“举一反三”然而接着另一起事故又发生,如此循环,事故并没有减少。

欧美发达国家目前事故调查所普遍具有的理念是:事故调查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归咎责任,而是要找出事故的真正原因,从中吸取教训和总结经验,及时修正行业标准和管理措施,从而预防类似行业发生类似事故。值得学习!

比爆炸更可怕的危害

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

基础建设薄弱的工业园区更是给企业非法排污提供了可趁之机,一但出现严重的水污染和土壤污染其带来的环境影响和当地居民的健康影响将是难以估计的。

健康危害

由于园区和企业在各方面管理的不足,忽视人在生产过程中的安全,部分企业员工长期暴露在有毒有害的气体环境中,特别是当地40岁左右的企业务工人员,自我保护意识差,在今后的5至10年内,癌症的发病率将会大大提高,对整个家庭都将是毁灭性打击。部分涉高毒物质的企业用工合同不超过两年,如果在合同期满几年后出现职业病,如何鉴别?如何维权?到时候相关企业还是否还存在?都将成为难题。

安全生产环境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搞“运动式”、“口号式”检查和整改是急躁情绪、浮躁心态的表现,须科学规划、从紧安排,有序推进、从严落实,把人的基础工作和基础建设工作一步步做牢做扎实,这样我们的事故才会越来越少,我们的天才会更蓝、我们的水才会更绿!

(编辑:小虫)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国际环保在线”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huanbao-world.com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

玻璃纤维船的全球污染 学者警告:大量弃置
玻璃纤维船的全球污染 学者警告:大量弃置

小型船只变老变旧之后何去何从?英国布莱顿大学海洋生物学家席欧肯(Corina Ciocan)在《卫报》...

“绿色童享·让爱不闲置”主题活动暖心启航
“绿色童享·让爱不闲置”主题活动暖心启航

2020年8月14日自然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然而,随着人类生产生活对资源消耗的与日俱增...

生态环境部通报7月和1-7月全国地表水、环境
生态环境部通报7月和1-7月全国地表水、环境

生态环境部今日向媒体通报了2020年7月和1-7月全国地表水、环境空气质量状况。...

国内首个自然灾害工程救援基地在江苏常州挂
国内首个自然灾害工程救援基地在江苏常州挂

8月13日,应急管理部自然灾害工程救援常州基地在中国安能集团第二工程局常州分公司挂牌成立。...

从实施机构角度浅析PPP项目建设期风险管控
从实施机构角度浅析PPP项目建设期风险管控

​近几年,我国运作了大量的PPP项目,许多项目在政府(实施机构)和社会资本签约并进入建设...

返回栏目>>

首页   |   

Copyright © 2017-2019 国际环保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8624号-1